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万荣县贾村中心卫生院

诚信 博爱 奉献 关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雨,湿的心  

2014-05-04 09:46:35|  分类: 心灵鸡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浅浅若丝线的雨帘被冷风撕碎,砸在防盗栏上,滴滴清脆,声声叩心,似梦外冷调,沉沉演奏。初夏,近乎初春的气温,只因为雨,一直下,一直下。这样的遭遇,似乎没有印象,就像那不期盛开的小花,总是藏在最暗处,是不是也为逃避姹紫嫣红的粉饰?

即便如此寂冷,还是愿意亲近自由随性的雨,走在它的包围中,间断地移开轻盈的伞,与之亲密相拥,湿润了衣衫,氤氲着睫毛。发丝,似凝聚了埋怨,不再飘飞。雨丝抚揉着脸庞,有冰的灵智,能让人瞬时思维萌动。

也许,雨恼了我这样的嬉玩,开始有了怒气,能感觉到它击打在肌肤上的微痛。遁回室内,透过淡淡模糊的玻璃,出神地看着花园里新绿与枯黄交杂的那蓬草,竟也能看到其灵性。旧茎交纵相扶,凛然迎候着雨点。依附的水儿听话似的顺着柔弱的茎干,缓缓浸润着下面的嫩叶儿。原来,生命的交接是这样完成的!心,遂即开始流浪,那些悠悠的念缓缓浮现。拿起手机,拨通了妈妈的电话... ...窗外,雨,越下越大,越下越大... ...

多年前,亟亟的雨声,洒落在夏风沉醉的晚上。久违的雨,不期而来,为一种宿命的感喟,料想是为欢迎一个新至的生命,淳厚,浓郁,就在这一场无边遐思中,小不点有了独属于他的名字。凡心既如此,浅走流年,深谙俗世,淡然接受生命中,上天一桩桩俗务的安排。人生,就是如此吧,浅笑而安。

只是那夜,太过漫长。刀口的刺痛,难以安稳入眠。间隙小憩,眼睛不敢时时睁着,怕相逢妈妈们怜惜、疼爱的眼。夜,渐渐深去。走廊里安柔的光透过门上的玻璃,映在对面雪白的墙上。婆婆斜靠在沙椅上,左手枕着头,右手还抓着面前小不点的床栏,疲惫的双眼终于没有再睁着。妈妈似乎也入睡,半个身躯靠在床沿上,整双手企图合围似的想要抱着她眼前的大孩子。缓慢抬手,正要轻轻移开妈妈娇柔的臂膀,挪一挪灌铅的身体,却同时感到一双有力的手已经垫到了自己的背下。妈妈的脸颊贴了过来,温热的,有呼吸,有体温,还有熟悉又眷念的味道。

几十年前,也是雨天,同样在医院,同样是妈妈,只是妈妈的妈妈不在身边... ...那夜,窗外,瘦了的月色,被揉碎在幽幽夜雨中。一个没有埋怨却有遗憾的夜晚,注定了两代人的人生路径!唯有一场场生命相逢的温暖,在雨中蔓延,一年又一年。

双眼早已迷蒙,无心眼前,卷起凝固了画面,转身,斟一杯蜂蜜,为过往的甜,还莹润一番。把日光与雨声,融进杯里,凝成一缕清香,弥漫在清冷的小屋中,等着又一次相聚相依。梦中编织的憧憬,循着光阴的足迹,编辑在聚聚散散的日程里。唯念,时时眼前,醉在古朴的清醇里,眼眸深处,不敢臆想有朝一日。

打开窗,微风轻拂,冷气袅绕,折下满地的新香,指尖凝结。落笔的心事,温婉低唤,在初夏里缱绻流连,抵达远处的家。

恍惚静伫,清影里,似有窗边的老风铃,清音缭绕。爸爸的亲手之作,装满了豆蔻之年所有的欢乐。抬头处,睁大双眸,寻觅那笑,那架老风铃,心里竟浅浅漾起了碎花。柔软再次从发根处外溢,眼眸,指尖次第滑落,轻风徐徐,素衣清颜。远方的家在瘦长的时日里,追逐着古人的乡愁。

可惜这缕乡魂留在了高茅之地,即使心简如素,摒弃纤尘,也想饮一杯思乡的酒,醉在醇香中,不沾离殇,再不让这情结残存于梦中,在天边,遥遥相望。

蜜糖下咽,不甜。敲字写念,半笺乡愁,遥念,可否安稳同样思女的牵念?可否放飞一只春燕,替我筑巢,日日守候在膝前,不再两地翘首凝眸?

盈雨的天,清凉,眸光似水。那一缕飘飞了的乡愁,若隐若现,滤去烟尘,落于指尖,静静地、轻轻地萦绕在小屋里。回眸处,苍山如黛,白雾似练,那一同湿了的有树,有草,还有心。(文/钧天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